• 欢迎访问萌图志,致力于分享一切与萌有关的美图,每日由站长为你精选各种萌妹子的福利,听说自从关注了萌图志以后,大家都变成了绅士呢!
  • 站长只是一个无情的搬运工!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萌图志吧

浮生 十 (一个雄性狼妓的故事)

轻小说 萌图图 2周前 (02-17) 41次浏览 0个评论

哈娜的生活很简单,睡觉,进食与工作

作为一个妓女,她并没有追求任何事物的权利,其所有的一切都隶属于鳄鱼古斯塔夫手下。

不过哈娜对自己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满意

毕竟,这里的生活比她小时候的生活要好太多太多了。她最初的记忆是在一间温暖的小木屋内,某人温和的耳语与轻柔的抚摸。窗外鹅毛般的大雪在空中回旋,翩翩起舞的落下到地面。

若是能像雪一般,纯洁无暇的降临到这个世界,再不留下任何痕迹的离开这个世界的话,那该多好啊。

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,连她自己也不知道。甚至什么在时候开始作为雏妓流浪,她都不太记得了。

因为不识字,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故乡在地图上的哪个位置,唯一的记忆就是——那片蔚蓝色的海岸,许多黑猫族的族人在海边放一些灯笼祈福。柔和的海风轻轻的吹拂着她的毛发,在她身旁同族的人们,又是谁呢?

可能是亲人,也可能只是素不相干的陌生人

在流浪中,她曾经受过许多难以忍受的折磨,饥饿,寒冷,性虐待,侮辱等等

也曾经因为被人毒打而导致流产——是的,在很早之前她就已经怀孕过了。而且她还不止试过一次流产,能记清的大概有两次

直到来到呐比河边上的小镇——

第一次见到老爷,似乎也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天里。

那个时候老爷看起来似乎也没有现在那么冷漠。说话的声音,也是相当的慈祥呢…

虽然不识字,但是她也经常听到一些那“万能且唯一的神”的相关信息。

那个时候的老爷时常提起神明,并且他还帮助了许多的人。

哈娜至今仍然记得老爷所说的话

“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,就是带着罪来的。你并非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人,跟我来吧,我会给你提供食物和住所”

在夕阳下,古斯塔夫的身影看起来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,这力量吸引着哈娜不自觉的想要跟上去

但在某个瞬间,哈娜似乎看到了——在古斯塔夫的背后,似乎有一团黑色的雾气

……………

“喂,哈娜”

夏沙摇了摇趴在酒桌上熟睡的哈娜,没好气的说到

“在这里睡的话,会着凉的”

“啊,是梦呀~”

哈娜打了个哈欠,睡意朦胧的揉着自己的眼睛,她看起来似乎有些疲惫的样子

“什么梦呀?”

“哈娜梦到了过去,梦到了开心的事情”

她灿烂的笑着,似乎很高兴

此时已经是凌晨的三时左右,客人们早已走了,或者———正在楼上做着

夏沙和哈娜都是黑猫族的人,他们两个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比较密切,仿佛一对兄妹一般

一般哈娜都是作为陪酒女,有时候也接一些肉体交易,而夏沙则是作为酒馆的打杂人员

不过今晚哈娜似乎没有找到客人,只是一直在陪酒,直到精疲力尽的睡在了酒桌上。某种意义上来讲,这样似乎比找到了客人要好得多。

“夏沙”

哈娜似乎是有什么想说的,但她又有些害怕说出来的样子

“嗯,怎么了?”

夏沙停下了手中的工作,疑惑的看向哈娜

“老爷……一直都是老爷吧?”

“你在说什么?”

“有的时候,在老爷的背后有奇怪的东西”

哈娜似乎有些害怕其他人听到这个,但此时的酒馆里已经空无一人,只剩下了他们两个

“哈娜,你喝多了吧?”

夏沙无可奈何的笑了笑,把一颗糖果递给了哈娜。

“诶——这个!夏沙你有钱了!?”

哈娜惊讶的看着手中的糖果,问到

夏沙迟疑了一会,笑着说到

“客人给我的”

他把右手插进了口袋里,继续擦着桌子

“这样啊——真好呀”

“喜欢的话,明天我再问客人要些吧”

“嗯,好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酒馆的三楼,是鳄鱼古斯塔夫的居住地

这里似乎和二楼那装饰的无比奢华的样子不太一样,非常的简朴。

惨白色的墙壁,居然一点污垢都没有。漆黑色的地板与那墙壁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给人一种极其诡异的视角效果

卧室里,古斯塔夫正端坐在镜子前方,仔细的看着自己

房间里一盏灯都没有点燃,除了大门是半掩着的,其余的诸如窗户之类的都是紧闭的。黑色的窗帘布低垂下来,挡住了一切来自外面的光线。

“钱,很重要……对吧?”

古斯塔夫轻轻的用手抚摸着镜子,仿佛是在抚摸镜子里的自己一般

“这个世界上哪有比Mammon(金钱)更重要的东西呢?”

黑色的雾气徐徐的从古斯塔夫身旁出现,形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一般

“信仰………这是你说的”

他下意识的说到

“不不不不,Mammon(金钱)比什么都重要。有了Mammon(金钱),你就能做到一切事情,包括———我”

“让你复活什么的……真的可以做到吗?”

“我不会欺骗你,你看———过去的这些年里,你想要的都实现了,难道不是吗?”

“啊——是啊,确实都实现了”

古斯塔夫似乎有些不太对劲,镜子里的他居然在哭泣。而外面的他,却在狰狞的笑着

“你不能侍奉两个主,不能又侍奉他,又侍奉我,知道吗?”

黑雾的手,顺着古斯塔夫的脖子,一路摸索下去,直到———古斯塔夫的那儿

“哦——阿尔萨”

他微笑着,一把抓住了黑雾的手

“我爱你……永远的…”

“呵呵~”

昏暗的房间里,白色的微光闪烁着。在古斯塔夫的身上,出现了许多白色的,发着光的纹路。

不会错的,那就是圣纹,那教会所推崇的,来自神明的力量……


萌图志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转载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浮生 十 (一个雄性狼妓的故事)
喜欢 (0)
[支持站长]
分享 (0)
萌图图
关于作者:
诗语红尘几多愁,雨落微惊客人留。天寒应有飘雪意,独有花韵隐青楼。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